陆拾叁

#一个极其真实而诡异的梦境糖#

中午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关于本·阿弗莱克…本亨向…虽然是糖但太诡异了!!!

梦里我坐在一张长方形桌子的宽边,左右各有两个人。

我跟我左手边的第二个人借笔,然后发现他是本·阿弗莱克!

我们好像是聚在一起讨论剧本然而我知道我在做梦,很奇怪的感觉我吓了一跳!本·阿弗莱克!!!我一定是在天堂!

大本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借给了我,我们又各自讨论了一会,至于讨论了什么只记得当时特别激烈,大本激动地手舞足蹈,但具体内容记不清了好遗憾…

后来讨论完以后大家各自休息,我赶紧跑过去要签名,结果突然发现自己拿着的是马特·达蒙的照片!!!吓得我差点把大本借我的黑笔掉了…

大本微笑着拿过去照片然后愣住了,盯着照片用特别悲伤的神情看了好一会,随后叹了一口气给我签了名。可惜在梦里我看不清嘤嘤嘤…
(注:梦里的大本很年轻,与心灵捕手中的年龄相似。)

这时诡异的地方来了:

我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说了句:“别担心,你们在未来都特别幸福,而且还是最好的朋友。”

大本:“哦,谢谢。你是未来的人吧。”

我:“?!!!你怎么知道?!那你也知道你出演了蝙蝠侠大战超人吗?”

大本:“是的,我知道。原来也有一个像你一样的人来过,她跟我说了。”(这里一开始不知道性别所以我原以为是她)

我:“哦天哪!那你知道吗,出演超人的是亨利·卡维尔先生,一位英国人,身材跟你一样好…哦可能比你现在稍微好一点…你们关系特别好,人们总说…你们是一对。”

大本:“Ya,看过那个片子的人应该都知道我们就是。”(这里他没说清楚,应该是想说应该都知道我们就是一对!!!)

接下来是重点:

正在我懵逼的时候大本沉默一会突然抬头一脸若有所思地跟我说:“…上次来的那个人好像就是他。”

我:“…?!!!

这之后震惊到说不出话的我和微笑的大本被一个只能听到声音的大妈赶出了那个类似于办公室的地方(只有一张桌子,而且这时候不知为何已经没人了)。

等我再回过神就剩我自己了,在一些乱七八糟的梦以后我就醒了…

心情激动到炸裂!!!这一切太诡异了毕竟大本说的中文啊!!!难道亨利对大本那么深情是因为早就见过本并且一见钟情,而本一直很被动的态度是因为记忆里总感觉很早之前他们见面过吗?!这种一切早已注定了的仰视感是什么鬼啊…

还有一个疑点,本为什么要说“看过BvS的人都该知道他俩是一对”?!!他看过或者听人复述过这个片子?怎么看的?听谁复述的?这是为了进一步证明上一个来过的就是亨利吗?

那这个时代到底是什么时候呢?如果是本年轻的时候那刚刚的改剧本场景会不会是真实的?!

这剧情曲折离奇细思极恐到不真实啊真的是我的小脑自己想象出来的吗?!

还是说…




















还是说一切都是真实的?

感谢各位听我梦呓到现在,我保证文中的一字一句都是梦里的原话丝毫没有更改。

无论是否真实梦到大本好幸福!本亨本一生推!

#斯莱特林式爱情#(其二 十题向)

“一个斯莱特林并不是对所有需要的东西都要不择手段的得到,比如对爱情。

一个斯莱特林并不是永远明哲保身利益之上,比如对爱人。

一个斯莱特林并不是永远都能全身而退,比如…比如他。

他是我见过最自私的斯莱特林,毫不跟人商量就为了他那该死的斯莱特林式爱情去死。

但他也许是我见过最勇敢的人了。”

by: Harry•Potter

1.我不怕被人厌恶,这场感情里本就沾满不洁和私欲。而这一切都来自于我。

2.我不怕被谁揭穿,我的伪装足以我成为蛇一样的顶尖猎人,即使这场捕食的参与者只有我自己。

3.我不怕你提防我,如果你能从中学到一些教训从而不再轻易相信不该相信的人,不再动不动因为你不合时宜的善良被人所欺骗和伤害。

4.我不怕你恨我,如果这能成为我时时刻刻关注你,能在第一时间知道你的弱点和底线的途径,然后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拼尽全力守护它。

5.我愿意等,等你注意到我,等你抓住我的千纸鹤,等你因我而愤怒,等你恨我,等你长大,等你变强,等你恋爱,等你结婚,等你幸福,最后让我在你的遗忘中万劫不复,却执着如初,深情依旧。

6.伟大的梅林,蛇一样绿色的瞳孔不该用来装饰圣人的面容,就像一个斯莱特林不应用尽一生去爱一个光明之子。但如果你墨绿色的双眼在我身上眷顾了哪怕一瞬,我便甘愿吞下你递予我的最恶毒的诅咒,将灵魂献上祭台。

7. 我曾为我的自持与理智而骄傲,对那些奋不顾身的傻瓜冷嘲热讽。直到*我被迫躺在阴冷的地板上回忆我黑白的一生,才敢承认自己也曾为了追寻一点微光而抛下仅有的自尊和高贵,荆棘缠身,如履薄冰。不企图拥有,只是虔诚地祝福那人得到对得起他的善良的幸福。

8.可是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突然转身,看到了一直都在的我,看到我眼中还没来得及收敛的痛苦,走向我,走近我,即使我不得不作势将魔杖指向你的额头。而你抱住了我,像最初相识那样,没有质疑,没有敌视。

9.我会拥抱你,告诉你所有的一切,向你赎罪。从此我可以摘下快那要崩溃的面具,走出阴影来到你面前,任世人点评褒贬。只要你原谅我,我就会真正拥有我生命中唯一的光明。

10.当然,久陷蛇沼的下场自然是被毒牙刺穿喉咙,在意识快要被钻心噬骨的疼痛淹没时,我仍是自私地想让你在我身边。至少在他们把我装进那愚蠢的木箱子里之前,让我的身影在你美丽的眼睛里独自出现一次。那一定比任何一条魔咒都值得铭记,因为它只属于你和我。
我不是不想要求更多,我明白这足够了。
而且知道吗,有那么几秒,我好像看到了你。


“Look…at me…”

Harry.

梗源自空间动态图及解说。

斯莱特林式爱情

欺负挚爱

给挚爱千纸鹤

看挚爱结婚。

这里平叶,谢谢你看到这里。

#斯莱特林式爱情#(其一)

霍格沃兹学校的斯莱特林学院以其不择手段,圆滑机敏闻名于世,于是四大学院中,属以正直勇敢著称的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矛盾尤为尖锐,几乎水火不容。斯莱特林因此背上许多虚实不明的骂名。

大战过后的魔法界疲惫不堪,久违的平静和无数斯莱特林英雄的奉献让人们选择了原谅这个学院的一切。时间之海潮起潮落,把一切不属于这个和平年代的伤痛,仇恨和深情都收敛在平静的海底,自此无人问津。

很久以后,一个刚刚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金发男孩在自家奢华古老的花园里玩累了。他来到父亲身后,稚嫩的嗓音打断了父亲的沉思。

“父亲,斯莱特林是不是坏孩子的学校?”

“…当然不是,亲爱的。”

“那为什么从来没有斯莱特林说过自己喜欢格兰芬多?伟大的救世主可是出自格兰芬多呀!”

负手而立的金发斯莱特林瞳孔微缩,在感受到自己嘴唇的轻颤时,他闭上双眼。深秋的晚霞正在空中如火如荼地绽放着,染红了这位贵族的眼眶。他缓缓转身看着他的孩子,年轻的贵族第一次在父亲的眼中看到了无可奈何的无力,和惊人的执着。

他单膝跪下与孩子平视,一如当年他在那个黑发碧眼的男孩面前跪下,亲吻他沾了血污的嘴角,虔诚而小心翼翼。他伸手轻轻抚摸着年轻人稚嫩的脸颊,努力地控制着自己因哽咽而不怎么得体的嗓音。

“孩子,这个世界上,有光也有阴影。光的存在有时需要阴影的衬托,就像蛇的狡猾衬托了狮子的勇猛无畏。

斯莱特林的确不择手段,但我们也是魔法师,也在为了魔法界而努力。

斯莱特林看起来与格兰芬多格格不入,互相憎恶,但他们也的确互相欣赏。他们只是无法改变世人的视角。

也有斯莱特林爱上了格兰芬多的人,比如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比如……

梅林给了斯莱特林无与伦比的纯正血统和机智圆滑,却让我们对爱情至死不渝地执着。

他们知道自己无法给被光明加冕过的格兰芬多幸福,他们只能将错就错,用让自己挚爱的人恨自己,与自己为敌的方式来接近他们,关注他们,守护他们,直到他们得到自己的幸福后将不堪的斯莱特林遗忘。以纸鹤为誓,以死亡为期。

我亲爱的孩子,他们承担了一切的误解与伤害,即使格兰芬多从不曾回头看他们一眼,他们也从不辩解。不是他们不敢,斯莱特林处事圆滑,但他们不是胆小鬼。

他们的爱情不是拥有,是让对方拥有最好的。即使自己万劫不复,即使相思入骨,他们心甘情愿。因为那是他们此生唯一的挚爱。”

幼小的贵族难以理解地看着父亲眼角的液体不可抑制地滑落,在余晖中一闪而过,消失在草丛中,像是从没有出现过。他似懂非懂而又十分焦急地伸出白嫩嫩的小手,笨拙地擦去父亲腮旁残存的泪痕。他的父亲冲他温柔地笑着,将他拥入怀中柔声安慰。

在小贵族背对着的灌木丛处,一双墨绿色的眼睛许久注视着这对父子。仿佛心灵相通般,他抬头对上男人的目光,一瞬间而已,略去了问候和祝福,只有妄图定格时间的凝视。

然后他起身,牵起孩子的小手向夕阳中传承百年的宅府走去,一如他当年头也不回地走向自己的命运。

他想说的,能说的,那个男人都听到了。除了一声再见。

是的,再见,我此生唯一的挚爱。

再见,My Harry.


*梗源自空间中的动态图及解说:“斯莱特林式爱情—欺负挚爱,给挚爱千纸鹤,看挚爱结婚。”

对斯莱特林有私心(躺)求各位大大们原谅。另,哪里有不合理的欢迎用批评信砸死我(≧∇≦)

存图…存图…或许以后开个同人?【你够】